易斩茶

来世再见。

他的喉咙突兀地凝固了,像被谁干脆利落地上了锁。喉结僵硬着不能动弹,好似一个陈旧而破败的锁孔。钥匙转了两圈,优雅地从他脖子上拔出来,把快要冒烟的胡言乱语都“啪嗒”一声闭上了。

生锈的烟味如节肢动物一般从地上爬起,湿漉漉地逼近他的鼻尖,想要钻进这干枯的躯体。

绳子是坚韧的毒蛇,嗜血食肉般地深深咬合住他的皮肤。他奇迹般地哑了,成了一个孤独呐喊的求生者。

Help。

油沥沥的血像死亡油画一般猝不及防地盛开,他瞪大眼睛,从对面人的瞳孔里见证了自己狰狞的大结局。

“我相信天才、耐心和长寿。”

“我相信有人正慢慢地艰难地爱上我。”

注:结尾两句是海子的诗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